· 喜報:富鑫公司中標新大都樓頂防水
· 富鑫公司新型金屬屋面防水涂料投
· 關(guān)于征集朱子埠煤礦老照片、老物件
· 致公司員工的一封信
· 聯(lián)鑫公司榮獲山東省“守合同重信用
· 公司兩個(gè)科技項目通過(guò)中煤協(xié)科技成
· 中國煤炭工業(yè)協(xié)會(huì )科學(xué)技術(shù)獎勵辦公
· 聯(lián)鑫家園二期棚改項目信息公開(kāi)
· 棗礦集團公司2017年公開(kāi)招聘大
 
 
共產(chǎn)黨宣言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
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成長(cháng)之路
《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
習近平關(guān)于嚴明黨的紀律和規矩論
 
棗莊聯(lián)鑫實(shí)業(yè)有限責任公司
地 址:山東省棗莊市市中區長(cháng)安西路83號(原朱子埠煤礦)
電 話(huà): 0632-4075011
傳 真: 0632-4075011 郵編:277122 Email:zkjtlxgs@163.com
首頁(yè)->學(xué)習園地

共產(chǎn)黨宣言

發(fā)布時(shí)間:2018/6/12 15:27:24  瀏覽次數:2727
   

引言

一個(gè)幽靈,共產(chǎn)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為了對這個(gè)幽靈進(jìn)行神圣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jìn)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lián)合起來(lái)了。

有哪一個(gè)反對黨不被它的當政的敵人罵為共產(chǎn)黨呢?又有哪一個(gè)反對黨不拿共產(chǎn)主義這個(gè)罪名去回敬更進(jìn)步的反對黨人和自己的反動(dòng)敵人呢?

從這一事實(shí)中可以得出兩個(gè)結論:

共產(chǎn)主義已經(jīng)被歐洲的一切勢力公認為一種勢力;

現在是共產(chǎn)黨人向全世界公開(kāi)說(shuō)明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并且拿黨自己的宣言來(lái)反駁關(guān)于共產(chǎn)主義幽靈的神話(huà)的時(shí)候了。

為了這個(gè)目的,各國共產(chǎn)黨人集會(huì )于倫敦,擬定了如下的宣言,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弗拉芒文和丹麥文公布于世。

一、資產(chǎn)者和無(wú)產(chǎn)者

至今一切社會(huì )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lǐng)主和農奴、行會(huì )師傅和幫工,一句話(huà),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于相互對立的地位,進(jìn)行不斷的、有時(shí)隱蔽有時(shí)公開(kāi)的斗爭,而每一次斗爭的結局是整個(gè)社會(huì )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

在過(guò)去的各個(gè)歷史時(shí)代,我們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社會(huì )完全劃分為各個(gè)不同的等級,看到社會(huì )地位分成的多種多樣的層次。在古羅馬,有貴族、騎士、平民、奴隸,在中世紀,有封建主、臣仆、行會(huì )師傅、幫工、農奴,而且幾乎在每一個(gè)階級內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階層。

從封建社會(huì )的滅亡中產(chǎn)生出來(lái)的現代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并沒(méi)有消滅階級對立。它只是用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條件、新的斗爭形式代替了舊的。

但是,我們的時(shí)代,資產(chǎn)階級時(shí)代,卻有一個(gè)特點(diǎn):它使階級對立簡(jiǎn)單化了。整個(gè)社會(huì )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yíng),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chǎn)階級和無(wú)產(chǎn)階級。

從中世紀的農奴中產(chǎn)生了初期城市的城關(guān)市民;從這個(gè)市民等級中發(fā)展出最初的資產(chǎn)階級分子。

美洲發(fā)現、繞過(guò)非洲的航行,給新興的資產(chǎn)階級開(kāi)辟了新天地。東印度和中國的市場(chǎng)、美洲的殖民化、對殖民地的貿易、交換手段和一般的商品的增加,使商業(yè)、航海業(yè)和工業(yè)空前高漲,因而使正在崩潰的封建社會(huì )內部的革命因素迅速發(fā)展。

以前那種封建的或行會(huì )的工業(yè)經(jīng)營(yíng)方式已經(jīng)不能滿(mǎn)足隨著(zhù)新市場(chǎng)的出現而增加的需求了。工場(chǎng)手工業(yè)代替了這種經(jīng)營(yíng)方式。行會(huì )師傅被工業(yè)的中間等級排擠掉了;各種行業(yè)組織之間的分工隨著(zhù)各個(gè)作坊內部的分工的出現而消失了。

但是,市場(chǎng)總是在擴大,需求總是在增加。甚至工場(chǎng)手工業(yè)也不再能滿(mǎn)足需要了。于是,蒸汽和機器引起了工業(yè)生產(chǎn)的革命,F代大工業(yè)化替了工場(chǎng)手工業(yè);工業(yè)中的百萬(wàn)富翁,一支一支產(chǎn)業(yè)大軍的首領(lǐng),現代資產(chǎn)者,代替了工業(yè)的中間等級。

大工業(yè)建立了由美洲的發(fā)現所準備好的世界市場(chǎng)。世界市場(chǎng)使商業(yè)、航海業(yè)和陸路交通得到了巨大的發(fā)展。這種發(fā)展又反過(guò)來(lái)促進(jìn)了工業(yè)的擴展,同時(shí),隨著(zhù)工業(yè)、商業(yè)、航海業(yè)和鐵路的擴展,資產(chǎn)階級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發(fā)展,增加自己的資本,把中世紀遺留下來(lái)的一切階級都排擠到后面去。

由此可見(jiàn),現代資產(chǎn)階級本身是一個(gè)長(cháng)期發(fā)展過(guò)程的產(chǎn)物,是生產(chǎn)方式和交換方式的一系列變革的產(chǎn)物。

資產(chǎn)階級的這種發(fā)展的每一個(gè)階段,都伴隨著(zhù)相應的政治上進(jìn)展。它在封建主統治下是被壓迫的等級,在公社里是武裝的和自治的團體,在一些地方組成獨立的城市共和國,在另一些地方組成君主國中的納稅的第三等級;后來(lái),在工場(chǎng)手工業(yè)時(shí)期,它是等級制君主國或專(zhuān)制君主國中同貴族抗衡的勢力,而且是大君主國的主要基礎;最后,從大工業(yè)和世界市場(chǎng)建立的時(shí)候起,它在現代的代議制國家里奪得了獨占的政治統治,F代的國家政權不過(guò)是管理整個(gè)資產(chǎn)階級的共同事務(wù)的委員會(huì )罷了。

資產(chǎn)階級在歷史上曾經(jīng)起過(guò)非常革命的作用。

資產(chǎn)階級在它已經(jīng)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園詩(shī)般的關(guān)系都破壞了。它無(wú)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于天然尊長(cháng)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guān)系,除了冷酷無(wú)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méi)有任何別的聯(lián)系了。它把宗教虔誠、騎士熱忱、小市民傷感這些情感的神圣發(fā)作,淹沒(méi)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嚴變成了交換價(jià)值,用一種沒(méi)有良心的貿易自由代替了無(wú)數特許的和自力掙得的自由?偠灾,它用公開(kāi)的、無(wú)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zhù)的剝削。

資產(chǎn)階級抹去了一切向來(lái)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職業(yè)的神圣光環(huán)。它把醫生、律師、教士、詩(shī)人和學(xué)者變成了它出錢(qián)招雇的雇傭勞動(dòng)者。

資產(chǎn)階級撕下了罩在家庭關(guān)系上的溫情脈脈的面紗,把這種關(guān)系變成了純粹的金錢(qián)關(guān)系。

資產(chǎn)階級揭示了,在中世紀深受反動(dòng)派稱(chēng)許的那種人力的野蠻使用,是以極端怠惰作為相應補充的。它第一個(gè)證明了,人的活動(dòng)能夠取得什么樣的成就。它創(chuàng )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羅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跡;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遷徙和十字軍東征的遠征。

資產(chǎn)階級除非對生產(chǎn)工具,從而對生產(chǎn)關(guān)系,從而對全部社會(huì )關(guān)系不斷地進(jìn)行革命,否則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動(dòng)地保持舊的生產(chǎn)方式,卻是過(guò)去的一切工業(yè)階級生存的首要條件。生產(chǎn)的不斷變革,一切社會(huì )狀況不停的動(dòng)蕩,永遠的不安定和變動(dòng),這就是資產(chǎn)階級時(shí)代不同于過(guò)去一切時(shí)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關(guān)系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素被尊崇的觀(guān)念和見(jiàn)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關(guān)系等不到固定下來(lái)就陳舊了。一切等級的和固定的東西都煙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東西都被褻瀆了。人們終于不得不用冷靜的眼光來(lái)看他們的生活地位、他們的相互關(guān)系。

不斷擴大產(chǎn)品銷(xiāo)路的需要,驅使資產(chǎn)階級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須到處落戶(hù),到處開(kāi)發(fā),到處建立聯(lián)系。

資產(chǎn)階級,由于開(kāi)拓了世界市場(chǎng),使一切國家的生產(chǎn)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使反動(dòng)派大為惋惜的是,資產(chǎn)階級挖掉了工業(yè)腳下的民族基礎。古老的民族工業(yè)被消滅了,并且每天都還在被消滅。它們被新的工業(yè)排擠掉了,新的工業(yè)的建立已經(jīng)成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關(guān)的問(wèn)題;這些工業(yè)所加工的,已經(jīng)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來(lái)自極其遙遠的地區的原料;它們的產(chǎn)品不僅供本國消費,而且同時(shí)供世界各地消費。舊的、靠本國產(chǎn)品來(lái)滿(mǎn)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極其遙遠的國家和地帶的產(chǎn)品來(lái)滿(mǎn)足的需要所代替了。過(guò)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guān)自守狀態(tài),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來(lái)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賴(lài)所代替了。物質(zhì)的生產(chǎn)是如此,精神的生產(chǎn)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產(chǎn)品成了公共的財產(chǎn)。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為不可能,于是由許多種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學(xué)形成了一種世界的文學(xué)。

資產(chǎn)階級,由于一切生產(chǎn)工具的迅速改進(jìn),由于交通的極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蠻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來(lái)了。它的商品的低廉價(jià)格,是它用來(lái)摧毀一切萬(wàn)里長(cháng)城、征服野蠻人最頑強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們不想滅亡的話(huà)——采用資產(chǎn)階級的生產(chǎn)方式;它迫使它們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謂文明,即變成資產(chǎn)者。一句話(huà),它按照自己的面貌為自己創(chuàng )造出一個(gè)世界。

資產(chǎn)階級使農村屈服于城市的統治。它創(chuàng )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農村人口大大增加起來(lái),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脫離了農村生活的愚昧狀態(tài)。正象它使農村從屬于城市一樣,它使未開(kāi)化和半開(kāi)化的國家從屬于文明的國家,使農民的民族從屬于資產(chǎn)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于西方。

資產(chǎn)階級日甚一日地消滅生產(chǎn)資料、財產(chǎn)和人口的分散狀態(tài)。它使人口密集起來(lái),使生產(chǎn)資料集中起來(lái),使財產(chǎn)聚集在少數人的手里。由此必然產(chǎn)生的結果就是政治的集中。各自獨立的、幾乎只有同盟關(guān)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關(guān)稅的各個(gè)地區,現在已經(jīng)結合為一個(gè)擁有統一的政府、統一的法律、統一的民族階級利益和統一的關(guān)稅的統一的民族。

資產(chǎn)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chuàng )造的生產(chǎn)力,比過(guò)去一切世代創(chuàng )造的全部生產(chǎn)力還要多,還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機器的采用,化學(xué)在工業(yè)和農業(yè)中的應用,輪船的行駛,鐵路的通行,電報的使用,整個(gè)整個(gè)大陸的開(kāi)墾,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術(shù)從地下呼喚出來(lái)的大量人口,——過(guò)去哪一個(gè)世紀料想到在社會(huì )勞動(dòng)里蘊藏有這樣的生產(chǎn)力呢?

由此可見(jiàn),資產(chǎn)階級賴(lài)以形成的生產(chǎn)資料和交換手段,是在封建社會(huì )里造成的。在這些生產(chǎn)資料和交換手段發(fā)展的一定階段上,封建社會(huì )的生產(chǎn)和交換在其中進(jìn)行的關(guān)系,封建的農業(yè)和工場(chǎng)手工業(yè)組織,一句話(huà),封建的所有制關(guān)系,就不再適應已經(jīng)發(fā)展的生產(chǎn)力了。這種關(guān)系已經(jīng)在阻礙生產(chǎn)而不是促進(jìn)生產(chǎn)了。它變成了束縛生產(chǎn)的桎梏。它必須被炸毀,而且已經(jīng)被炸毀了。

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競爭以及與自由競爭相適應的社會(huì )制度和政治制度、資產(chǎn)階級的經(jīng)濟統治和政治統治。

現在,我們眼前又進(jìn)行著(zhù)類(lèi)似的運動(dòng)。資產(chǎn)階級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和交換關(guān)系,資產(chǎn)階級的所有制關(guān)系,這個(gè)曾經(jīng)仿佛用法術(shù)創(chuàng )造了如此龐大的生產(chǎn)資料和交換手段的現代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現在像一個(gè)魔法師一樣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術(shù)呼喚出來(lái)的魔鬼了。幾十年來(lái)的工業(yè)和商業(yè)的歷史,只不過(guò)是現代生產(chǎn)力反抗現代生產(chǎn)關(guān)系、反抗作為資產(chǎn)階級及其統治的存在條件的所有制關(guān)系的歷史。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復中越來(lái)越危及整個(gè)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生存的商業(yè)危機就夠了。在商業(yè)危機期間,總是不僅有很大一部分制成的產(chǎn)品被毀滅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經(jīng)造成的生產(chǎn)力被毀滅掉。在危機期間,發(fā)生一種在過(guò)去一切時(shí)代看來(lái)都好像是荒唐現象的社會(huì )瘟疫,即生產(chǎn)過(guò)剩的瘟疫。社會(huì )突然發(fā)現自己回到了一時(shí)的野蠻狀態(tài);仿佛是一次饑荒、一場(chǎng)普遍的毀滅性戰爭,使社會(huì )失去了全部生活資料;仿佛是工業(yè)和商業(yè)全被毀滅了,——這是什么緣故呢?因為社會(huì )上文明過(guò)度,生活資料太多,工業(yè)和商業(yè)太發(fā)達。社會(huì )所擁有的生產(chǎn)力已經(jīng)不能再促進(jìn)資產(chǎn)階級文明和資產(chǎn)階級所有制關(guān)系的發(fā)展;相反,生產(chǎn)力已經(jīng)強大到這種關(guān)系所不能適應的地步,它已經(jīng)受到這種關(guān)系的阻礙;而它一著(zhù)手克服這種障礙,就使整個(gè)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陷入混亂,就使資產(chǎn)階級所有制的存在受到威脅。資產(chǎn)階級的關(guān)系已經(jīng)太狹窄了,再容納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財富了!Y產(chǎn)階級用什么辦法來(lái)克服這種危機呢?一方面不得不消滅大量生產(chǎn)力,另一方面奪取新的市場(chǎng),更加徹底地利用舊的市場(chǎng)。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辦法呢?這不過(guò)是資產(chǎn)階級準備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機的辦法,不過(guò)是使防止危機的手段越來(lái)越少的辦法。

資產(chǎn)階級用來(lái)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現在卻對準資產(chǎn)階級自己了。

但是,資產(chǎn)階級不僅鍛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還產(chǎn)生了將要運用這種武器的人——現代的工人,即無(wú)產(chǎn)者。

隨著(zhù)資產(chǎn)階級即資本的發(fā)展,無(wú)產(chǎn)階級即現代工人階級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發(fā)展;現代的工人只有當他們找到工作的時(shí)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當他們的勞動(dòng)增殖資本的時(shí)候才能找到工作。這些不得不把自己零星出賣(mài)的工人,像其他任何貨物一樣,也是一種商品,所以他們同樣地受到競爭的一切變化、市場(chǎng)的一切波動(dòng)的影響。

由于機器的推廣和分工,無(wú)產(chǎn)者的勞動(dòng)已經(jīng)失去了任何獨立的性質(zhì),因而對工人也失去了任何吸引力。工人變成了機器的單純的附屬品,要求他做的只是極其簡(jiǎn)單、極其單調和極容易學(xué)會(huì )的操作。因此,花在工人身上的費用,幾乎只限于維持工人生活和延續工人后代所必需的生活資料。但是,商品的價(jià)格,從而勞動(dòng)的價(jià)格,是同它的生產(chǎn)費用相等的。因此,勞動(dòng)越使人感到厭惡,工資也就越減少。不僅如此,機器越推廣,分工越細致,勞動(dòng)量也就越增加,這或者是由于工作時(shí)間的延長(cháng),或者是由于在一定時(shí)間內所要求的勞動(dòng)的增加,機器運轉的加速,等等。

現代工業(yè)已經(jīng)把家長(cháng)式的師傅的小作坊變成了工業(yè)資本家的大工廠(chǎng)。擠在工廠(chǎng)里的工人群眾就象士兵一樣被組織起來(lái)。他們是產(chǎn)業(yè)軍的普通士兵,受著(zhù)各級軍士和軍官的層層監視。他們不僅是資產(chǎn)階級的、資產(chǎn)階級國家的奴隸,并且每日每時(shí)都受機器、受監工、首先是受各個(gè)經(jīng)營(yíng)工廠(chǎng)的資產(chǎn)者本人的奴役。這種專(zhuān)制制度越是公開(kāi)地把營(yíng)利宣布為自己的最終目的,它就越是可鄙、可恨和可惡。

手的操作所要求的技巧和氣力越少,換句話(huà)說(shuō),現代工業(yè)越發(fā)達,男工也就越受到女工和童工的排擠。對工人階級來(lái)說(shuō),性別和年齡的差別再沒(méi)有什么社會(huì )意義了。他們都只是勞動(dòng)工具,不過(guò)因為年齡和性別的不同而需要不同的費用罷了。

當廠(chǎng)主對工人的剝削告一段落,工人領(lǐng)到了用現錢(qián)支付的工資的時(shí)候,馬上就有資產(chǎn)階級中的另一部分人——房東、小店主、當鋪老板等等向他們撲來(lái)。

以前的中間等級的下層,即小工業(yè)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業(yè)者和農民——所有這些階級都降落到無(wú)產(chǎn)階級的隊伍里來(lái)了,有的是因為他們的小資本不足以經(jīng)營(yíng)大工業(yè),經(jīng)不起較大資本家的競爭;有的是因為他們的手藝已經(jīng)被新的生產(chǎn)方法弄得不值錢(qián)了。無(wú)產(chǎn)階級的隊伍就是這樣從居民的所有階級中得到補充的。

無(wú)產(chǎn)階級經(jīng)歷了各個(gè)不同的發(fā)展階段。它反對資產(chǎn)階級的斗爭是和它的存在同時(shí)開(kāi)始的。

最初是單個(gè)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工廠(chǎng)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地方的某一勞動(dòng)部門(mén)的工人,同直接剝削他們的單個(gè)資產(chǎn)者作斗爭。他們不僅僅攻擊資產(chǎn)階級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而且攻擊生產(chǎn)工具本身;他們毀壞那些來(lái)競爭的外國商品,搗毀機器,燒毀工廠(chǎng),力圖恢復已經(jīng)失去的中世紀工人的地位。

在這個(gè)階段上,工人們還是分散在全國各地并為競爭所分裂的群眾。工人的大規模集結,還不是他們自己聯(lián)合的結果,而是資產(chǎn)階級聯(lián)合的結果,當時(shí)資產(chǎn)階級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必須而且暫時(shí)還能夠把整個(gè)無(wú)產(chǎn)階級發(fā)動(dòng)起來(lái)。因此,在這個(gè)階段上,無(wú)產(chǎn)者不是同自己的敵人作斗爭,而是同自己的敵人的敵人作斗爭,即同專(zhuān)制君主制的殘余、地主、非工業(yè)資產(chǎn)階級和小資產(chǎn)者作斗爭。因此,整個(gè)歷史運動(dòng)都集中在資產(chǎn)階級手里;在這種條件下取得的每一個(gè)勝利都是資產(chǎn)階級的勝利。

但是,隨著(zhù)工業(yè)的發(fā)展,無(wú)產(chǎn)階級不僅人數增加了,而且它結合成更大的集體,它的力量日益增長(cháng),它越來(lái)越感覺(jué)到自己的力量。機器使勞動(dòng)的差別越來(lái)越小,使工資幾乎到處都降到同樣低的水平,因而無(wú)產(chǎn)階級內部的利益和生活狀況也越來(lái)越趨于一致。資產(chǎn)者彼此間日益加劇的競爭以及由此引起的商業(yè)危機,使工人的工資越來(lái)越不穩定;機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繼續不斷的改良,使工人的整個(gè)生活地位越來(lái)越?jīng)]有保障;單個(gè)工人和單個(gè)資產(chǎn)者之間的沖突越來(lái)越具有兩個(gè)階級的沖突的性質(zhì)。工人開(kāi)始成立反對資產(chǎn)者的同盟;他們聯(lián)合起來(lái)保衛自己的工資。他們甚至建立了經(jīng)常性的團體,以便為可能發(fā)生的反抗準備食品。有些地方,斗爭爆發(fā)為起義。

工人有時(shí)也得到勝利,但這種勝利只是暫時(shí)的。他們斗爭的真正成果并不是直接取得的成功,而是工人的越來(lái)越擴大的聯(lián)合。這種聯(lián)合由于大工業(yè)所造成的日益發(fā)達的交通工具而得到發(fā)展,這種交通工具把各地的工人彼此聯(lián)系起來(lái)。只要有了這種聯(lián)系,就能把許多性質(zhì)相同的地方性的斗爭匯合成全國性的斗爭,匯合成階級斗爭。而一切階級斗爭都是政治斗爭。中世紀的市民靠鄉間小道需要幾百年才能達到的聯(lián)合,現代的無(wú)產(chǎn)者利用鐵路只要幾年就可以達到了。

無(wú)產(chǎn)者組織成為階級,從而組織成為政黨這件事,不斷地由于工人的自相競爭而受到破壞。但是,這種組織總是重新產(chǎn)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強大,更堅固,更有力。它利用資產(chǎn)階級內部的分裂,迫使他們用法律形式承認工人的個(gè)別利益。英國的十小時(shí)工作日法案就是一個(gè)例子。

舊社會(huì )內部的所有沖突在許多方面都促進(jìn)了無(wú)產(chǎn)階級的發(fā)展。資產(chǎn)階級處于不斷的斗爭中:最初反對貴族:后來(lái)反對同工業(yè)進(jìn)步有利害沖突的那部分資產(chǎn)階級;經(jīng)常反對一切外國的資產(chǎn)階級。在這一切斗爭中,資產(chǎn)階級都不得不向無(wú)產(chǎn)階級呼吁,要求無(wú)產(chǎn)階級援助,這樣就把無(wú)產(chǎn)階級卷進(jìn)了政治運動(dòng)。于是,資產(chǎn)階級自己就把自己的教育因素即反對自身的武器給予了無(wú)產(chǎn)階級。

其次,我們已經(jīng)看到,工業(yè)的進(jìn)步把統治階級的整批成員拋到無(wú)產(chǎn)階級隊伍里去,或者至少也使他們的生活條件受到威脅。他們也給無(wú)產(chǎn)階級帶來(lái)了大量的教育因素。

最后,在階級斗爭接近決戰的時(shí)期,統治階級內部的、整個(gè)舊社會(huì )內部的瓦解過(guò)程,就達到非常強烈、非常尖銳的程度,甚至使得統治階級中的一小部分人脫離統治階級而歸附于革命的階級,即掌握著(zhù)未來(lái)的階級。所以,正像過(guò)去貴族中有一部分人轉到資產(chǎn)階級方面一樣,現在資產(chǎn)階級中也有一部分人,特別是已經(jīng)提高到從理論上認識整個(gè)歷史運動(dòng)這一水平的一部分資產(chǎn)階級思想家,轉到無(wú)產(chǎn)階級方面來(lái)了。

在當前同資產(chǎn)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只有無(wú)產(chǎn)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其余的階級都隨著(zhù)大工業(yè)的發(fā)展而日趨沒(méi)落和滅亡,無(wú)產(chǎn)階級卻是大工業(yè)本身的產(chǎn)物。

中間等級,即小工業(yè)家、小商人、手工業(yè)者、農民,他們同資產(chǎn)階級作斗爭,都是為了維護他們這種中間等級的生存,以免于滅亡。所以,他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是反動(dòng)的,因為他們力圖使歷史的車(chē)輪倒轉。如果說(shuō)他們是革命的,那是鑒于他們行將轉入無(wú)產(chǎn)階級的隊伍,這樣,他們就不是維護他們目前的利益,而是維護他們將來(lái)的利益,他們就離開(kāi)自己原來(lái)的立場(chǎng),而站到無(wú)產(chǎn)階級的立場(chǎng)上來(lái)。

流氓無(wú)產(chǎn)階級是舊社會(huì )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分,他們在一些地方也被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卷到運動(dòng)里來(lái),但是,由于他們的整個(gè)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于被人收買(mǎi),去干反動(dòng)的勾當。

在無(wú)產(chǎn)階級的生活條件中,舊社會(huì )的生活條件已經(jīng)被消滅了。無(wú)產(chǎn)者是沒(méi)有財產(chǎn)的;他們和妻子兒女的關(guān)系同資產(chǎn)階級的家庭關(guān)系再沒(méi)有任何共同之處了;現代的工業(yè)勞動(dòng),現代的資本壓迫,無(wú)論在英國或法國,無(wú)論在美國或德國,都是一樣的,都使無(wú)產(chǎn)者失去了任何民族性。法律、道德、宗教,在他們看來(lái)全都是資產(chǎn)階級偏見(jiàn),隱藏在這些偏見(jiàn)后面的全都是資產(chǎn)階級利益。

過(guò)去一切階級在爭得統治之后,總是使整個(gè)社會(huì )服從于它們發(fā)財致富的條件,企圖以此來(lái)鞏固它們已經(jīng)獲得的生活地位。無(wú)產(chǎn)者只有廢除自己的現存的占有方式,從而廢除全部現存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無(wú)產(chǎn)者沒(méi)有什么自己的東西必須加以保護,他們必須摧毀至今保護和保障私有財產(chǎn)的一切。

過(guò)去的一切運動(dòng)都是少數人的或者為少數人謀利益的運動(dòng)。無(wú)產(chǎn)階級的運動(dòng)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dòng)。無(wú)產(chǎn)階級,現今社會(huì )的最下層,如果不炸毀構成官方社會(huì )的整個(gè)上層,就不能抬起頭來(lái),挺起胸來(lái)。

如果不就內容而就形式來(lái)說(shuō),無(wú)產(chǎn)階級反對資產(chǎn)階級的斗爭首先是一國范圍內的斗爭。每一個(gè)國家的無(wú)產(chǎn)階級當然首先應該打倒本國的資產(chǎn)階級。

在敘述無(wú)產(chǎn)階級發(fā)展的最一般的階段的時(shí)候,我們循序探討了現存社會(huì )內部或多或少隱蔽著(zhù)的國內戰爭,直到這個(gè)戰爭爆發(fā)為公開(kāi)的革命,無(wú)產(chǎn)階級用暴力推翻資產(chǎn)階級而建立自己的統治。

我們已經(jīng)看到,至今的一切社會(huì )都是建立在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的對立之上的。但是,為了有可能壓迫一個(gè)階級,就必須保證這個(gè)階級至少有能夠勉強維持它的奴隸般的生存的條件。農奴曾經(jīng)在農奴制度下掙扎到公社社員的地位,小資產(chǎn)者曾經(jīng)在封建專(zhuān)制制度的束縛下掙扎到資產(chǎn)者的地位,F代的工人卻相反,他們并不是隨著(zhù)工業(yè)的進(jìn)步而上升,而是越來(lái)越降到本階級的生存條件以下。工人變成赤貧者,貧困比人口和財富增長(cháng)得還要快。由此可以明顯地看出,資產(chǎn)階級再不能做社會(huì )的統治階級了,再不能把自己階級的生存條件當做支配一切的規律強加于社會(huì )了。資產(chǎn)階級不能統治下去了,因為它甚至不能保證自己的奴隸維持奴隸的生活,因為它不得不讓自己的奴隸落到不能養活它反而要它來(lái)養活的地步。社會(huì )再不能在它統治下生活下去了,就是說(shuō),它的存在不再同社會(huì )相容了。

資產(chǎn)階級生存和統治的根本條件,是財富在私人手里的積累,是資本的形成和增殖;資本的條件是雇傭勞動(dòng)。雇傭勞動(dòng)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競爭之上的。資產(chǎn)階級無(wú)意中造成而又無(wú)力抵抗的工業(yè)進(jìn)步,使工人通過(guò)結社而達到的革命聯(lián)合代替了他們由于競爭而造成的分散狀態(tài)。于是,隨著(zhù)大工業(yè)的發(fā)展,資產(chǎn)階級賴(lài)以生產(chǎn)和占有產(chǎn)品的基礎本身也就從它的腳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產(chǎn)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資產(chǎn)階級的滅亡和無(wú)產(chǎn)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

二、無(wú)產(chǎn)者和共產(chǎn)黨人

共產(chǎn)黨人同全體無(wú)產(chǎn)者的關(guān)系是怎樣的呢?

共產(chǎn)黨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黨相對立的特殊政黨。

他們沒(méi)有任何同整個(gè)無(wú)產(chǎn)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他們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則,用以塑造無(wú)產(chǎn)階級的運動(dòng)。

共產(chǎn)黨人同其他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國無(wú)產(chǎn)者的斗爭中,共產(chǎn)黨人強調和堅持整個(gè)無(wú)產(chǎn)階級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無(wú)產(chǎn)階級和資產(chǎn)階級的斗爭所經(jīng)歷的各個(gè)發(fā)展階段上,共產(chǎn)黨人始終代表整個(gè)運動(dòng)的利益。

因此,在實(shí)踐方面,共產(chǎn)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起推動(dòng)作用的部分;在理論方面,他們勝過(guò)其余的無(wú)產(chǎn)階級群眾的地方在于他們了解無(wú)產(chǎn)階級運動(dòng)的條件、進(jìn)程和一般結果。

共產(chǎn)黨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的最近目的一樣的:使無(wú)產(chǎn)階級形成為階級,推翻資產(chǎn)階級的統治,由無(wú)產(chǎn)階級奪取政權。

共產(chǎn)黨人的理論原理,決不是以這個(gè)或那個(gè)世界改革家所發(fā)明或發(fā)現的思想、原則為根據的。

這些原理不過(guò)是現在的階級斗爭、我們眼前的歷史運動(dòng)的真實(shí)關(guān)系的一般表述。廢除先前存在的所有制關(guān)系,并不是共產(chǎn)主義所獨具的特征。

一切所有制關(guān)系都經(jīng)歷了經(jīng)常的歷史更替、經(jīng)常的歷史變更。

例如,法國革命廢除了封建的所有制,代之以資產(chǎn)階級的所有制。

共產(chǎn)主義的特征并不是要廢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廢除資產(chǎn)階級的所有制。

但是,現代的資產(chǎn)階級私有制是建立在階級對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對另一些人的剝削上面的產(chǎn)品生產(chǎn)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備的表現。

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共產(chǎn)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huà):消滅私有制。

有人責備我們共產(chǎn)黨人,說(shuō)我們要消滅個(gè)人掙得的、自己勞動(dòng)得來(lái)的財產(chǎn),要消滅構成個(gè)人的一切自由、活動(dòng)和獨立的基礎的財產(chǎn)。

好一個(gè)勞動(dòng)得來(lái)的、自己掙得的、自己賺來(lái)的財產(chǎn)!你們說(shuō)的是資產(chǎn)階級所有制以前的那種小資產(chǎn)階級的、小農的財產(chǎn)嗎?那種財產(chǎn)用不著(zhù)我們去消滅,工業(yè)的發(fā)展已經(jīng)把它消滅了,而且每天都在消滅它。

或者,你們說(shuō)的是現代的資產(chǎn)階級的私有財產(chǎn)吧?

但是,難道雇傭勞動(dòng),無(wú)產(chǎn)者的勞動(dòng),會(huì )給無(wú)產(chǎn)者創(chuàng )造出財產(chǎn)來(lái)嗎?沒(méi)有的事。這種勞動(dòng)所創(chuàng )造的是資本,即剝削雇傭勞動(dòng)的財產(chǎn),只有在不斷產(chǎn)生出新的雇傭勞動(dòng)來(lái)重新加以剝削的條件下才能增加起來(lái)的財產(chǎn),F今的這種財產(chǎn)是在資本和雇傭勞動(dòng)的對立中運動(dòng)的。讓我們來(lái)看看這種對立的兩個(gè)方面吧。

做一個(gè)資本家,這就是說(shuō),他在生產(chǎn)中不僅占有一種純粹個(gè)人的地位,而且占有一種社會(huì )的地位。資本是集體的產(chǎn)物,它只有通過(guò)社會(huì )許多成員的共同活動(dòng),而且歸根到底只有通過(guò)社會(huì )全體成員的共同活動(dòng),才能運動(dòng)起來(lái)。

因此,資本不是一種個(gè)人力量,而是一種社會(huì )力量。

因此,把資本變?yōu)楣驳、屬于社?huì )全體成員的財產(chǎn),這并不是把個(gè)人財產(chǎn)變?yōu)樯鐣?huì )財產(chǎn)。這時(shí)所改變的只是財產(chǎn)的社會(huì )性質(zhì)。它將失掉它的階級性質(zhì)。

現在,我們來(lái)看看雇傭勞動(dòng)。

雇傭勞動(dòng)的平均價(jià)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資,即工人為維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數額。因此,雇傭工人靠自己的勞動(dòng)所占有的東西,只夠勉強維持他的生命的再生產(chǎn)。我們決不打算消滅這種供直接生命再生產(chǎn)用的勞動(dòng)產(chǎn)品的個(gè)人占有,這種占有并不會(huì )留下任何剩余的東西使人們有可能支配別人的勞動(dòng)。我們要消滅的只是這種占有的可憐的性質(zhì),在這種占有下,工人僅僅為增殖資本而活著(zhù),只有在統治階級的利益需要他活著(zhù)的時(shí)候才能活著(zhù)。

在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里,活的勞動(dòng)只是增殖已經(jīng)積累起來(lái)的勞動(dòng)的一種手段。在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里,已經(jīng)積累起來(lái)的勞動(dòng)只是擴大、豐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種手段。

因此,在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里是過(guò)去支配現在,在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里是現在支配過(guò)去。在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里,資本具有獨立性和個(gè)性,而活動(dòng)著(zhù)的個(gè)人卻沒(méi)有獨立性和個(gè)性。

而資產(chǎn)階級卻把消滅這種關(guān)系說(shuō)成是消滅個(gè)性和自由!說(shuō)對了。的確,正是要消滅資產(chǎn)者的個(gè)性、獨立性和自由。

在現今的資產(chǎn)階級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范圍內,所謂自由就是自由貿易,自由買(mǎi)賣(mài)。

但是,買(mǎi)賣(mài)一消失,自由買(mǎi)賣(mài)也就會(huì )消失。關(guān)于自由買(mǎi)賣(mài)的言論,也象我們的資產(chǎn)階級的其他一切關(guān)于自由的大話(huà)一樣,僅僅對于不自由的買(mǎi)賣(mài)來(lái)說(shuō),對于中世紀被奴役的市民來(lái)說(shuō),才是有意義的,而對于共產(chǎn)主義要消滅買(mǎi)賣(mài)、消滅資產(chǎn)階級生產(chǎn)關(guān)系和資產(chǎn)階級本身這一點(diǎn)來(lái)說(shuō),卻是毫無(wú)意義的。

我們要消滅私有制,你們就驚慌起來(lái)。但是,在你們的現存社會(huì )里,私有財產(chǎn)對十分之九的成員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被消滅了;這種私有制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為私有財產(chǎn)對十分之九的成員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不存在?梢(jiàn),你們責備我們,是說(shuō)我們要消滅那種以社會(huì )上的絕大多數人沒(méi)有財產(chǎn)為必要條件的所有制。

總而言之,你們責備我們,是說(shuō)我們要消滅你們的那種所有制。的確,我們是要這樣做的。

從勞動(dòng)不再能變?yōu)橘Y本、貨幣、地租,一句話(huà),不再能變?yōu)榭梢詨艛嗟纳鐣?huì )力量的時(shí)候起,就是說(shuō),從個(gè)人財產(chǎn)不再能變?yōu)橘Y產(chǎn)階級財產(chǎn)的時(shí)候起,你們說(shuō),個(gè)性就被消滅了。

由此可見(jiàn),你們是承認,你們所理解的個(gè)性,不外是資產(chǎn)者、資產(chǎn)階級私有者。這樣的個(gè)性確實(shí)應當被消滅。

共產(chǎn)主義并不剝奪任何人占有社會(huì )產(chǎn)品的權力,它只剝奪利用這種占有去奴役他人勞動(dòng)的權力。

有人反駁說(shuō),私有制一消滅,一切活動(dòng)就會(huì )停止,懶惰之風(fēng)就會(huì )興起。

這樣說(shuō)來(lái),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早就應該因懶惰而滅亡了,因為在這個(gè)社會(huì )里是勞者不獲,獲者不勞的。所有這些顧慮,都可以歸結為這樣一個(gè)同義反復:一旦沒(méi)有資本,也就不再有雇傭勞動(dòng)了。

所有這些對共產(chǎn)主義的物質(zhì)產(chǎn)品的占有方式和生產(chǎn)方式的責備,也被擴及到精神產(chǎn)品的占有和生產(chǎn)方面。正如階級的所有制的終止在資產(chǎn)者看來(lái)是生產(chǎn)本身的終止一樣,階級的教育的終止在他們看來(lái)就等于一切教育的終止。

資產(chǎn)者唯恐失去的那種教育,對絕大多數人來(lái)說(shuō)是把人訓練成機器。

但是,你們既然用你們資產(chǎn)階級關(guān)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觀(guān)念來(lái)衡量廢除資產(chǎn)階級所有制的主張,那就請你們不要同我們爭論了。你們的觀(guān)念本身是資產(chǎn)階級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和所有制關(guān)系的產(chǎn)物,正象你們的法不過(guò)是被奉為法律的你們這個(gè)階級的意志一樣,而這種意志的內容是由你們這個(gè)階級的物質(zhì)生活條件來(lái)決定的。

你們的利己觀(guān)念使你們把自己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和所有制關(guān)系從歷史的、在生產(chǎn)過(guò)程中是暫時(shí)的關(guān)系變成永恒的自然規律和理性規律,這種利己觀(guān)念是你們和一切滅亡了的統治階級所共有的。談到古代所有制的時(shí)候你們所能理解的,談到封建所有制的時(shí)候你們所能理解的,一談到資產(chǎn)階級所有制你們就再也不能理解了。

消滅家庭!連極端的激進(jìn)派也對共產(chǎn)黨人的這種可恥的意圖表示憤慨。

現代的、資產(chǎn)階級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礎上的呢?是建立在資本上面,建立在私人發(fā)財上面的。這種家庭只是在資產(chǎn)階級那里才以充分發(fā)展的形式存在著(zhù),而無(wú)產(chǎn)者的被迫獨居和公開(kāi)的賣(mài)淫則是它的補充。

資產(chǎn)者的家庭自然會(huì )隨著(zhù)它的這種補充的消失而消失,兩者都要隨著(zhù)資本的消失而消失。

你們是責備我們要消滅父母對子女的剝削嗎?我們承認這種罪狀。

但是,你們說(shuō),我們用社會(huì )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滅人們最親密的關(guān)系。

而你們的教育不也是由社會(huì )決定的嗎?不也是由你們進(jìn)行教育的那種社會(huì )關(guān)系決定的嗎?不也是由社會(huì )通過(guò)學(xué)校等等進(jìn)行的直接的或間接的干涉決定的嗎?共產(chǎn)黨人并沒(méi)有發(fā)明社會(huì )對教育的影響;他們僅僅是要改變這種影響的性質(zhì),要使教育擺脫統治階級的影響。

無(wú)產(chǎn)者的一切家庭聯(lián)系越是由于大工業(yè)的發(fā)展而被破壞,他們的子女越是由于這種發(fā)展而被變成單純的商品和勞動(dòng)工具,資產(chǎn)階級關(guān)于家庭和教育、關(guān)于父母和子女的親密關(guān)系的空話(huà)就越是令人作嘔。

但是,你們共產(chǎn)黨人是要實(shí)行公妻制的啊,--整個(gè)資產(chǎn)階級異口同聲地向我們這樣叫喊。

資產(chǎn)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單純的生產(chǎn)工具的。他們聽(tīng)說(shuō)生產(chǎn)工具將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婦女也會(huì )遭到同樣的命運。

他們想也沒(méi)有想到,問(wèn)題正在于使婦女不再處于單純生產(chǎn)工具的地位。

其實(shí),我們的資產(chǎn)者裝得道貌岸然,對所謂的共產(chǎn)黨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驚訝,那是再可笑不過(guò)了。公妻制無(wú)需共產(chǎn)黨人來(lái)實(shí)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們的資產(chǎn)者不以他們的無(wú)產(chǎn)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mǎn)足,正式的賣(mài)淫更不必說(shuō)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奸妻子為最大的享樂(lè )。

資產(chǎn)階級的婚姻實(shí)際上是公妻制。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chǎn)黨人,說(shuō)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kāi)的公妻制來(lái)代替偽善地掩蔽著(zhù)的公妻制。其實(shí),不言而喻,隨著(zhù)現在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消滅,從這種關(guān)系中產(chǎn)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mài)淫,也就消失了。

還有人責備共產(chǎn)黨人,說(shuō)他們要取消祖國,取消民族。

工人沒(méi)有祖國。決不能剝奪他們所沒(méi)有的東西。因為無(wú)產(chǎn)階級首先必須取得政治統治,上升為民族的階級,把自身組織成為民族,所以它本身還是民族的,雖然完全不是資產(chǎn)階級所理解的那種意思。

隨著(zhù)資產(chǎn)階級的發(fā)展,隨著(zhù)貿易自由的實(shí)現和世界市場(chǎng)的建立,隨著(zhù)工業(yè)生產(chǎn)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活條件的趨于一致,各國人民之間的民族隔絕和對立日益消失。

無(wú)產(chǎn)階級的統治將使它們更快地消失。聯(lián)合的行動(dòng),至少是各文明國家的聯(lián)合的行動(dòng),是無(wú)產(chǎn)階級獲得解放的首要條件之一。

人對人的剝削一消滅,民族對民族的剝削就會(huì )隨之消滅。

民族內部的階級對立一消失,民族之間的敵對關(guān)系就會(huì )隨之消失。

從宗教的、哲學(xué)的和一般意識形態(tài)的觀(guān)點(diǎn)對共產(chǎn)主義提出的種種責難,都不值得詳細討論了。

人們的觀(guān)念、觀(guān)點(diǎn)和概念,一句話(huà),人們的意識,隨著(zhù)人們的生活條件、人們的社會(huì )關(guān)系、人們的社會(huì )存在的改變而改變,這難道需要經(jīng)過(guò)深思才能了解嗎?

思想的歷史除了證明精神生產(chǎn)隨著(zhù)物質(zhì)生產(chǎn)的改造而改造,還證明了什么呢?任何一個(gè)時(shí)代的統治思想始終都不過(guò)是統治階級的思想。

當人們談到使整個(gè)社會(huì )革命化的思想時(shí),他們只是表明了一個(gè)事實(shí):在舊社會(huì )內部已經(jīng)形成了新社會(huì )的因素,舊思想的瓦解是同舊生活條件的瓦解步調一致的。

當古代世界走向滅亡的時(shí)候,古代的各種宗教就被基督教戰勝了。當基督教思想在18世紀被啟蒙思想擊敗的時(shí)候,封建社會(huì )正在同當時(shí)革命的資產(chǎn)階級進(jìn)行殊死的斗爭。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思想,不過(guò)表明自由競爭在信仰的領(lǐng)域里占統治地位罷了。

“但是”,有人會(huì )說(shuō),“宗教的、道德的、哲學(xué)的、政治的、法的觀(guān)念等等在歷史發(fā)展的進(jìn)程中固然是不斷改變的,而宗教、道德、哲學(xué)、政治和法在這種變化中卻始終保存著(zhù)。

此外,還存在著(zhù)一切社會(huì )狀態(tài)所共有的永恒的真理,如自由、正義等等。但是共產(chǎn)主義要廢除永恒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chǎn)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fā)展進(jìn)程相矛盾的!  

這種責難歸結為什么呢?至今的一切社會(huì )的歷史都是在階級對立中運動(dòng)的,而這種對立在各個(gè)不同的時(shí)代具有不同的形式。

但是,不管階級對立具有什么樣的形式,社會(huì )上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剝削卻是過(guò)去各個(gè)世紀所共有的事實(shí)。因此,毫不奇怪,各個(gè)世紀的社會(huì )意識,盡管形形色色、千差萬(wàn)別,總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運動(dòng)的,這些形式,這些意識形式,只有當階級對立完全消失的時(shí)候才會(huì )完全消失。

共產(chǎn)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guān)系實(shí)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fā)展進(jìn)程中要同傳統的觀(guān)念實(shí)行最徹底的決裂。

不過(guò),我們還是把資產(chǎn)階級對共產(chǎn)主義的種種責難撇開(kāi)吧。

前面我們已經(jīng)看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wú)產(chǎn)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爭得民主。

無(wú)產(chǎn)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chǎn)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chǎn)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wú)產(chǎn)階級手里,并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chǎn)力的總量。

要做到這一點(diǎn),當然首先必須對所有權和資產(chǎn)階級生產(chǎn)關(guān)系實(shí)行強制性的干涉,也就是采取這樣一些措施,這些措施在經(jīng)濟上似乎是不夠充分的和沒(méi)有力量的,但是在運動(dòng)進(jìn)程中它們會(huì )越出本身,而且作為變革全部生產(chǎn)方式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

這些措施在不同的國家里當然會(huì )是不同的。

但是,最先進(jìn)的國家幾乎都可以采取下面的措施:

1.剝奪地產(chǎn),把地租用于國家支出。

2.征收高額累進(jìn)稅。

3.廢除繼承權。

4.沒(méi)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亂分子的財產(chǎn)。

5.通過(guò)擁有國家資本和獨享壟斷權的國家銀行,把信貸集中在國家手里。

6.把全部運輸業(yè)集中在國家手里。

7.按照總的計劃增加國營(yíng)工廠(chǎng)和生產(chǎn)工具,開(kāi)墾荒地和改良土壤。

8.實(shí)行普遍勞動(dòng)義務(wù)制,成立產(chǎn)業(yè)軍,特別是在農業(yè)方面。

9.把農業(yè)和工業(yè)結合起來(lái),促使城鄉對立逐步消滅。

10.對所有兒童實(shí)行公共的和免費的教育。取消現在這種形式的兒童的工廠(chǎng)勞動(dòng)。把教育同物質(zhì)生產(chǎn)結合起來(lái),等等。

當階級差別在發(fā)展進(jìn)程中已經(jīng)消失而全部生產(chǎn)集中在聯(lián)合起來(lái)的個(gè)人的手里的時(shí)候,公共權力就失去政治性質(zhì)。原來(lái)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gè)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gè)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如果說(shuō)無(wú)產(chǎn)階級在反對資產(chǎn)階級的斗爭中一定要聯(lián)合為階級,如果說(shuō)它通過(guò)革命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并以統治階級的資格用暴力消滅舊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那么它在消滅這種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同時(shí),也就消滅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從而消滅了它自己這個(gè)階級的統治!

代替那存在著(zhù)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chǎn)階級舊社會(huì )的,將是這樣一個(gè)聯(lián)合體,在那里,每個(gè)人的自由發(fā)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fā)展的條件。

三、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文獻

1.反動(dòng)的社會(huì )主義

()封建的社會(huì )主義

法國和英國的貴族,按照他們的歷史地位所負的使命,就是寫(xiě)一些抨擊現代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的作品。在法國的1830年七月革命和英國的改革運動(dòng)中,他們再一次被可恨的暴發(fā)戶(hù)打敗了。從此就再談不上嚴重的政治斗爭了。他們還能進(jìn)行的只是文字斗爭。但是,即使在文字方面也不可能重彈復辟時(shí)期的老調了。為了激起同情,貴族們不得不裝模做樣,似乎他們已經(jīng)不關(guān)心自身的利益,只是為了被剝削的工人階級的利益才去寫(xiě)對資產(chǎn)階級的控訴書(shū)。他們用來(lái)泄憤的手段是:唱唱詛咒他們的新統治者的歌,并向他嘰嘰咕咕地說(shuō)一些或多或少兇險的預言。

這樣就產(chǎn)生了封建的社會(huì )主義,半是挽歌,半是謗文;半是過(guò)去的回音,半是未來(lái)的恫嚇;它有時(shí)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評論刺中資產(chǎn)階級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現代歷史的進(jìn)程而總是令人感到可笑。

為了拉攏人民,貴族們把無(wú)產(chǎn)階級的乞食袋當做旗幟來(lái)?yè)]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zhù)他們走的時(shí)候,都發(fā)現他們的臀部帶有舊的封建紋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一部分法國正統派和"青年英國",都演過(guò)這出戲。

封建主說(shuō),他們的剝削方式和資產(chǎn)階級的剝削不同,那他們只是忘記了,他們是在完全不同的、目前已經(jīng)過(guò)時(shí)的情況和條件下進(jìn)行剝削的。他們說(shuō),在他們的統治下并沒(méi)有出現過(guò)現代的無(wú)產(chǎn)階級,那他們只是忘記了,現代的資產(chǎn)階級正是他們的社會(huì )制度的必然產(chǎn)物。

不過(guò),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批評的反動(dòng)性質(zhì),他們控告資產(chǎn)階級的主要罪狀正是在于:在資產(chǎn)階級的統治下有一個(gè)將把整個(gè)舊社會(huì )制度炸毀的階級發(fā)展起來(lái)。

他們責備資產(chǎn)階級,與其說(shuō)是因為它產(chǎn)生了無(wú)產(chǎn)階級,不如說(shuō)是因為它產(chǎn)生了革命的無(wú)產(chǎn)階級。

因此,在政治實(shí)踐中,他們參與對工人階級采取的一切暴力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他們違背自己的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詞,屈尊拾取金蘋(píng)果,不顧信義、仁愛(ài)和名譽(yù)去做羊毛、甜菜和燒酒的買(mǎi)賣(mài)。

正如僧侶總是同封建主攜手同行一樣,僧侶的社會(huì )主義也總是同封建的社會(huì )主義攜手同行的。

要給基督教禁欲主義涂上一層社會(huì )主義的色彩,是再容易不過(guò)了;浇滩皇且布ち曳磳λ接兄,反對婚姻,反對國家嗎?它不是提倡用行善和求乞、獨身和禁欲、修道和禮拜來(lái)代替這一切嗎?基督教的社會(huì )主義,只不過(guò)是僧侶用來(lái)使貴族的怨憤神圣化的圣水罷了。

(乙)小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

封建貴族并不是被資產(chǎn)階級所推翻的、其生活條件在現代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里日益惡化和消失的唯一階級。中世紀的城關(guān)市民和小農等級是現代資產(chǎn)階級的前身。在工商業(yè)不很發(fā)達的國家里,這個(gè)階級還在新興的資產(chǎn)階級身旁勉強生存著(zhù)。

在現代文明已經(jīng)發(fā)展的國家里,形成了一個(gè)新的小資產(chǎn)階級,它搖擺于無(wú)產(chǎn)階級和資產(chǎn)階級之間,并且作為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的補充部分不斷地重新組成。但是,這一階級的成員經(jīng)常被競爭拋到無(wú)產(chǎn)階級隊伍里去,而且,隨著(zhù)大工業(yè)的發(fā)展,他們甚至覺(jué)察到,他們很快就會(huì )完全失去他們作為現代社會(huì )中一個(gè)獨立部分的地位,在商業(yè)、工業(yè)和農業(yè)中很快就會(huì )被監工和雇員所代替。

在農民階級遠遠超過(guò)人口半數的國家,例如在法國,那些站在無(wú)產(chǎn)階級方面反對資產(chǎn)階級的著(zhù)作家,自然是用小資產(chǎn)階級和小農的尺度去批判資產(chǎn)階級制度的,是從小資產(chǎn)階級的立場(chǎng)出發(fā)替工人說(shuō)話(huà)的。這樣就形成了小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西斯蒙第不僅對法國而且對英國來(lái)說(shuō)都是這類(lèi)著(zhù)作家的首領(lǐng)。

這種社會(huì )主義非常透徹地分析了現代生產(chǎn)關(guān)系中的矛盾。它揭穿了經(jīng)濟學(xué)家的虛偽的粉飾。它確鑿地證明了機器和分工的破壞作用、資本和地產(chǎn)的積聚、生產(chǎn)過(guò)剩、危機、小資產(chǎn)者和小農的必然沒(méi)落、無(wú)產(chǎn)階級的貧困、生產(chǎn)的無(wú)政府狀態(tài)、財富分配的極不平均、各民族之間的毀滅性的工業(yè)戰爭,以及舊風(fēng)尚、舊家庭關(guān)系和舊民族性的解體。

但是,這種社會(huì )主義按其實(shí)際內容來(lái)說(shuō),或者是企圖恢復舊的生產(chǎn)數據和交換手段,從而恢復舊的所有制關(guān)系和舊的社會(huì ),或者是企圖重新把現代的生產(chǎn)數據和交換手段硬塞到已被它們突破而且必然被突破的舊的所有制關(guān)系的框子里去。它在這兩種場(chǎng)合都是反動(dòng)的,同時(shí)又是空想的。

工業(yè)中的行會(huì )制度,農業(yè)中的宗法經(jīng)濟,——這就是它的最后結論。

這一思潮在它以后的發(fā)展中變成了一種怯懦的悲嘆。

(丙)德國的或“真正的”社會(huì )主義

法國的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文獻是在居于統治地位的資產(chǎn)階級的壓迫下產(chǎn)生的,并且是同這種統治作斗爭的文字表現,這種文獻被搬到德國的時(shí)候,那里的資產(chǎn)階級才剛剛開(kāi)始進(jìn)行反對封建專(zhuān)制制度的斗爭。

德國的哲學(xué)家、半哲學(xué)家和美文學(xué)家,貪婪地抓住了這種文獻,不過(guò)他們忘記了:在這種著(zhù)作從法國搬到德國的時(shí)候,法國的生活條件卻沒(méi)有同時(shí)搬過(guò)去。在德國的條件下,法國的文獻完全失去了直接實(shí)踐的意義,而只具有純粹文獻的形式。它必然表現為關(guān)于真正的社會(huì )、關(guān)于實(shí)現人的本質(zhì)的無(wú)謂思辨。這樣,第一次法國革命的要求,在18世紀的德國哲學(xué)家看來(lái),不過(guò)是一般“實(shí)踐理性”的要求,而革命的法國資產(chǎn)階級的意志的表現,在他們心目中就是純粹意志、本來(lái)的意志、真正人的意志的規律。

德國著(zhù)作家的唯一工作,就是把新的法國的思想同他們的舊的哲學(xué)信仰調和起來(lái),或者毋寧說(shuō),就是從他們的哲學(xué)觀(guān)點(diǎn)出發(fā)去掌握法國的思想。

這種掌握,就象掌握外國語(yǔ)一樣,是通過(guò)翻譯的。

大家知道,僧侶們曾經(jīng)在古代異教經(jīng)典的手抄本上面寫(xiě)上荒誕的天主教圣徒傳。德國著(zhù)作家對世俗的法國文獻采取相反的作法。他們在法國的原著(zhù)下面寫(xiě)上自己的哲學(xué)胡說(shuō)。例如,他們在法國人對貨幣關(guān)系的批判下面寫(xiě)上“人的本質(zhì)的外化”,在法國人對資產(chǎn)階級國家的批判下面寫(xiě)上所謂“抽象普遍物的統治的揚棄”,等等。

這種在法國人的論述下面塞進(jìn)自己哲學(xué)詞句的作法,他們稱(chēng)之為“行動(dòng)的哲學(xué)”、“真正的社會(huì )主義”、“德國的社會(huì )主義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的哲學(xué)論證”,等等。

法國的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文獻就這樣被完全閹割了。既然這種文獻在德國人手里已不再表現一個(gè)階級反對另一個(gè)階級的斗爭,于是德國人就認為:他們克服了“法國人的片面性”,他們不代表真實(shí)的要求,而代表真理的要求,不代表無(wú)產(chǎn)者的利益,而代表人的本質(zhì)的利益,即一般人的利益,這種人不屬于任何階級,根本不存在于現實(shí)界,而只存在于云霧彌漫的哲學(xué)幻想的太空。

這種曾經(jīng)鄭重其事地看待自己那一套拙劣的小學(xué)生作業(yè)并且大言不慚地加以吹噓的德國社會(huì )主義,現在漸漸失去了它的自炫博學(xué)的天真。

德國特別是普魯士的資產(chǎn)階級反對封建主和專(zhuān)制王朝的斗爭,一句話(huà),自由主義運動(dòng),越來(lái)越嚴重了。

于是,“真正的”社會(huì )主義就得到了一個(gè)好機會(huì ),把社會(huì )主義的要求同政治運動(dòng)對立起來(lái),用詛咒異端邪說(shuō)的傳統辦法詛咒自由主義,詛咒代議制國家,詛咒資產(chǎn)階級的競爭、資產(chǎn)階級的新聞出版自由、資產(chǎn)階級的法、資產(chǎn)階級的自由和平等,并且向人民群眾大肆宣揚,說(shuō)什么在這個(gè)資產(chǎn)階級運動(dòng)中,人民群眾非但一無(wú)所得,反而會(huì )失去一切。德國的社會(huì )主義恰好忘記了,法國的批判(德國的社會(huì )主義是這種批判的可憐的回聲)是以現代的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以及相應的物質(zhì)生活條件和相當的政治制度為前提的,而這一切前提當時(shí)在德國正是尚待爭取的。

這種社會(huì )主義成了德意志各邦專(zhuān)制政府及其隨從——僧侶、教員、容克和官僚求之不得的、嚇唬來(lái)勢洶洶的資產(chǎn)階級的稻草人。

這種社會(huì )主義是這些政府用來(lái)鎮壓德國工人起義的毒辣的皮鞭和槍彈的甜蜜的補充。

既然“真正的”社會(huì )主義就這樣成了這些政府對付德國資產(chǎn)階級的武器,那么它也就直接代表了一種反動(dòng)的利益,即德國小市民的利益。在德國,16世紀遺留下來(lái)的、從那時(shí)起經(jīng)常以不同形式重新出現的小資產(chǎn)階級,是現存制度的真實(shí)的社會(huì )基礎。

保存這個(gè)小資產(chǎn)階級,就是保存德國的現存制度。這個(gè)階級膽戰心驚地從資產(chǎn)階級的工業(yè)統治和政治統治那里等候著(zhù)無(wú)可幸免的滅亡,這一方面是由于資本的積聚,另一方面是由于革命無(wú)產(chǎn)階級的興起。在它看來(lái),“真正的”社會(huì )主義能起一箭雙雕的作用!罢嬲摹鄙鐣(huì )主義象瘟疫一樣流行起來(lái)了。

德國的社會(huì )主義者給自己的那幾條干癟的“永恒真理”披上一件用思辨的蛛絲織成的、繡滿(mǎn)華麗辭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這件光彩奪目的外衣只是使他們的貨物在這些顧客中間增加銷(xiāo)路罷了。

同時(shí),德國的社會(huì )主義也越來(lái)越認識到自己的使命就是充當這種小市民的夸夸其談的代言人。

它宣布德意志民族是模范的民族,德國小市民是模范的人。它給這些小市民的每一種丑行都加上奧秘的、高尚的、社會(huì )主義的意義,使之變成完全相反的東西。它發(fā)展到最后,就直接反對共產(chǎn)主義的“野蠻破壞的”傾向,并且宣布自己是不偏不倚的超乎任何階級斗爭之上的,F今在德國流行的一切所謂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著(zhù)作,除了極少數的例外,都屬于這一類(lèi)卑鄙齷齪的、令人委靡的文獻。

2.保守的或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

資產(chǎn)階級中的一部分人想要消除社會(huì )的弊病,以便保障資產(chǎn)階級社會(huì )的生存。

這一部分人包括:經(jīng)濟學(xué)家、博愛(ài)主義者、人道主義者、勞動(dòng)階級狀況改善派、慈善事業(yè)組織者、動(dòng)物保護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戒酒協(xié)會(huì )發(fā)起人以及形形式色色的小改良家。這種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甚至被制成一些完整的體系。

我們可以舉蒲魯東的《貧困的哲學(xué)》作為例子。

社會(huì )主義的資產(chǎn)者愿意要現代社會(huì )的生存條件,但是不要由這些條件必然產(chǎn)生的斗爭和危險。他們愿意要現存的社會(huì ),但是不要那些使這個(gè)社會(huì )革命化和瓦解的因素。他們愿意要資產(chǎn)階級,但是不要無(wú)產(chǎn)階級。在資產(chǎn)階級看來(lái),它所統治的世界自然是最美好的世界。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把這種安慰人心的觀(guān)念制成半套或整套的體系。它要求無(wú)產(chǎn)階級實(shí)現它的體系,走進(jìn)新的耶路撒冷,其實(shí)它不過(guò)是要求無(wú)產(chǎn)階級停留在現今的社會(huì )里,但是要拋棄他們關(guān)于這個(gè)社會(huì )的可惡的觀(guān)念。

這種社會(huì )主義的另一種不夠系統、但是比較實(shí)際的形式,力圖使工人階級厭棄一切革命運動(dòng),硬說(shuō)能給工人階級帶來(lái)好處的并不是這樣或那樣的政治改革,而僅僅是物質(zhì)生活條件即經(jīng)濟關(guān)系的改變。但是,這種社會(huì )主義所理解的物質(zhì)生活條件的改變,絕對不是只有通過(guò)革命的途徑才能實(shí)現的資產(chǎn)階級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消滅,而是一些行政上的改良,這些改良是在這種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基礎上實(shí)行的,因而絲毫不會(huì )改變資本和雇傭勞動(dòng)的關(guān)系,至多只能減少資產(chǎn)階級的統治費用和簡(jiǎn)化它的財政管理。

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只有在它變成純粹的演說(shuō)辭令的時(shí)候,才獲得自己的適當的表現。

自由貿易!為了工人階級的利益;保護關(guān)稅!為了工人階級的利益;單身牢房!為了工人階級的利益!@才是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唯一認真說(shuō)出的最后的話(huà)。

資產(chǎn)階級的社會(huì )主義就是這樣一個(gè)論斷:資產(chǎn)者之為資產(chǎn)者,是為了工人階級的利益。

3.批判的空想的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

在這里,我們不談在現代一切大革命中表達過(guò)無(wú)產(chǎn)階級要求的文獻(巴貝夫等人的著(zhù)作)。

無(wú)產(chǎn)階級在普遍激動(dòng)的時(shí)代、在推翻封建社會(huì )的時(shí)期直接實(shí)現自己階級利益的最初嘗試,都不可避免地遭到了失敗,這是由于當時(shí)無(wú)產(chǎn)階級本身還不夠發(fā)展,由于無(wú)產(chǎn)階級解放的物質(zhì)條件還沒(méi)有具備,這些條件只是資產(chǎn)階級時(shí)代的產(chǎn)物。隨著(zhù)這些早期的無(wú)產(chǎn)階級運動(dòng)而出現的革命文獻,就其內容來(lái)說(shuō)必然是反動(dòng)的。這種文獻倡導普遍的禁欲主義和粗陋的平均主義。

本來(lái)意義的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體系,圣西門(mén)、傅立葉、歐文等人的體系,是在無(wú)產(chǎn)階級和資產(chǎn)階級之間的斗爭還不發(fā)展的最初時(shí)期出現的。關(guān)于這個(gè)時(shí)期,我們在前面已經(jīng)敘述過(guò)了(見(jiàn)《資產(chǎn)階級和無(wú)產(chǎn)階級》)。

誠然,這些體系的發(fā)明家看到了階級的對立,以及占統治地位的社會(huì )本身中的瓦解因素的作用。但是,他們看不到無(wú)產(chǎn)階級方面的任何歷史主動(dòng)性,看不到它所特有的任何政治運動(dòng)。

由于階級對立的發(fā)展是同工業(yè)的發(fā)展步調一致的,所以這些發(fā)明家也不可能看到無(wú)產(chǎn)階級解放的物質(zhì)條件,于是他們就去探求某種社會(huì )科學(xué)、社會(huì )規律,以便創(chuàng )造這些條件。

社會(huì )的活動(dòng)要由他們個(gè)人的發(fā)明活動(dòng)來(lái)代替,解放的歷史條件要由幻想的條件來(lái)代替,無(wú)產(chǎn)階級的逐步組織成為階級要由他們特意設計出來(lái)的社會(huì )組織來(lái)代替。在他們看來(lái),今后的世界歷史不過(guò)是宣傳和實(shí)施他們的社會(huì )計劃。

誠然,他們也意識到,他們的計劃主要是代表工人階級這一受苦最深的階級的利益。在他們的心目中,無(wú)產(chǎn)階級只是一個(gè)受苦最深的階級。

但是,由于階級斗爭不發(fā)展,由于他們本身的生活狀況,他們就以為自己是高高超乎這種階級對立之上的。他們要改善社會(huì )一切成員的生活狀況,甚至生活最優(yōu)裕的成員也包括在內。因此,他們總是不加區別地向整個(gè)社會(huì )呼吁,而且主要是向統治階級呼吁。他們以為,人們只要理解他們的體系,就會(huì )承認這種體系是最美好的社會(huì )的最美好的計劃。

因此,他們拒絕一切政治行動(dòng),特別是一切革命行動(dòng);他們想通過(guò)和平的途徑達到自己的目的,并且企圖通過(guò)一些小型的、當然不會(huì )成功的試驗,通過(guò)示范的力量來(lái)為新的社會(huì )福音開(kāi)辟道路。

這種對未來(lái)社會(huì )的幻想的描繪,是在無(wú)產(chǎn)階級還很不發(fā)展、因而對本身的地位的認識還基于幻想的時(shí)候,同無(wú)產(chǎn)階級對社會(huì )普遍改造的最初的本能的渴望相適應的。

但是,這些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著(zhù)作也含有批判的成分。這些著(zhù)作抨擊現存社會(huì )的全部基礎。因此,它們提供了啟發(fā)工人覺(jué)悟的極為寶貴的材料。它們關(guān)于未來(lái)社會(huì )的積極的主張,例如消滅城鄉對立,消滅家庭,消滅私人營(yíng)利,消滅雇傭勞動(dòng),提倡社會(huì )和諧,把國家變成純粹的生產(chǎn)管理機構,——所有這些主張都只是表明要消滅階級對立,而這種階級對立在當時(shí)剛剛開(kāi)始發(fā)展,它們所知道的只是這種對立的早期的、不明顯的、不確定的形式。因此,這些主張本身還帶有純粹空想的性質(zhì)。

批判的空想的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意義,是同歷史的發(fā)展成反比的。階級斗爭越發(fā)展和越具有確定的形式,這種超乎階級斗爭的幻想,這種反對階級斗爭的幻想,就越失去任何實(shí)踐意義和任何理論根據。所以,雖然這些體系的創(chuàng )始人在許多方面是革命的,但是他們的信徒總是組成一些反動(dòng)的宗派。這些信徒無(wú)視無(wú)產(chǎn)階級的歷史進(jìn)展,還是死守著(zhù)老師們的舊觀(guān)點(diǎn)。因此,他們一貫企圖削弱階級斗爭,調和對立。他們還總是夢(mèng)想用試驗的辦法來(lái)實(shí)現自己的社會(huì )空想,創(chuàng )辦單個(gè)的法倫斯泰爾,建立國內移民區,創(chuàng )立小伊加利亞,即袖珍版的新耶路撒冷,——而為了建造這一切空中樓閣,他們就不得不呼吁資產(chǎn)階級發(fā)善心和慷慨解囊。他們逐漸地墮落到上述反動(dòng)的或保守的社會(huì )主義者的一伙中去了,所不同的只是他們更加系統地賣(mài)弄學(xué)問(wèn),狂熱地迷信自己那一套社會(huì )科學(xué)的奇功異效。

因此,他們激烈地反對工人的一切政治運動(dòng),認為這種運動(dòng)只是由于盲目地不相信新福音才發(fā)生的。

在英國,有歐文主義者反對憲章派,在法國,有傅立葉主義者反對改革派。

四、共產(chǎn)黨人對各種反對黨派的態(tài)度

看過(guò)第二章之后,就可以了解共產(chǎn)黨人同已經(jīng)形成的工人政黨的關(guān)系,因而也就可以了解他們同英國憲章派和北美土地改革派的關(guān)系。

共產(chǎn)黨人為工人階級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爭,但是他們在當前的運動(dòng)中同時(shí)代表運動(dòng)的未來(lái)。在法國,共產(chǎn)黨人同社會(huì )主義民主黨聯(lián)合起來(lái)反對保守的和激進(jìn)的資產(chǎn)階級,但是并不因此放棄對那些從革命的傳統中承襲下來(lái)的空談和幻想采取批判態(tài)度的權利。

在瑞士,共產(chǎn)黨人支持激進(jìn)派,但是并不忽略這個(gè)政黨是由互相矛盾的分子組成的,其中一部分是法國式的民主社主義者,一部分是激進(jìn)的資產(chǎn)者。

在波蘭人中間,共產(chǎn)黨人支持那個(gè)把土地革命當做民族解放的條件的政黨,即發(fā)動(dòng)過(guò)1846年克拉科夫起義的政黨。

在德國,只要資產(chǎn)階級采取革命的行動(dòng),共產(chǎn)黨就同它一起去反對專(zhuān)制君主制、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動(dòng)性。

但是,共產(chǎn)黨一分鐘也不忽略教育工人盡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chǎn)階級和無(wú)產(chǎn)階級的敵對的對立,以便德國工人能夠立刻利用資產(chǎn)階級統治所必然帶來(lái)的社會(huì )的和政治的條件作為反對資產(chǎn)階級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國的反動(dòng)階級之后立即開(kāi)始反對資產(chǎn)階級本身的斗爭。

共產(chǎn)黨人把自己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德國,因為德國正處在資產(chǎn)階級革命的前夜,因為同17世紀的英國和18世紀的法國相比,德國將在整個(gè)歐洲文明更進(jìn)步的條件下,擁有發(fā)展得多的無(wú)產(chǎn)階級去實(shí)現這個(gè)變革,因而德國的資產(chǎn)階級革命只能是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的直接序幕。

總之,共產(chǎn)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huì )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dòng)。

在所有這些運動(dòng)中,他們都特別強調所有制問(wèn)題,把它作為運動(dòng)的基本問(wèn)題,不管這個(gè)問(wèn)題當時(shí)的發(fā)展程度怎樣。

最后,共產(chǎn)黨人到處都努力爭取全世界的民主政黨之間的團結和協(xié)調。

共產(chǎn)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和意圖。他們公開(kāi)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huì )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chǎn)主義革命面前發(fā)抖吧。無(wú)產(chǎn)者在這個(g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gè)世界。

全世界無(wú)產(chǎn)者,聯(lián)合起來(lái)!

 齊魯大商網(wǎng)   棗莊前沿科技   棗莊網(wǎng)址之家   棗莊生活網(wǎng)   山東濟南搬家公司   棗莊信息港   棗莊信息在線(xiàn)   棗莊大眾網(wǎng)   棗莊政務(wù)網(wǎng)   棗莊源源商貿   2013網(wǎng)游推薦   中國石榴網(wǎng)   滕州信息港   棗莊工業(yè)學(xué)校   棗莊金搏傳媒   棗莊培訓網(wǎng)   棗莊信息在線(xiàn)   棗莊旅游 
Copyright 2009 棗莊聯(lián)鑫實(shí)業(yè)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東省棗莊市市中區齊村鎮長(cháng)安路83號(原朱子埠煤礦)   電話(huà)(Tel): 0632-4075011
魯ICP備 09089240 號  技術(shù)支持:前沿科技
 
 
在線(xiàn)客服
老熟妇真实网站,特级婬片女子高清视频,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丰满人妻被公侵犯的电影中字版,国产成人片无码免费视频 南和县| 呼玛县| 正宁县| 台南县| 宕昌县| 英山县| 灵丘县| 措美县| 霍邱县| 大厂| 高唐县| 谢通门县| 临颍县| 沧源| 信丰县| 沐川县| 恭城| 赞皇县| 绥棱县| 昆山市| 舞钢市| 喜德县| 大荔县| 沈阳市| 巴林右旗| 乡宁县| 台东市| 兴仁县| 北海市| 广昌县| 昔阳县| 藁城市| 綦江县| 都昌县| 锦州市| 合山市| 兖州市| 印江| 新干县| 旺苍县| 民丰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